专注于咸宁企业信息化建设,提供企业建站、微信公众号营销、软文发布与推广。
  咸宁微信营销与企业建站 QQ:73408   咨询热线:0715-8237299  

当前位置: > 微营销百科 >

KO掉快播的不是2.6亿,而是“局势”与市场!


时间: 2015-03-31    来源: 咸宁优创科技

 

萧夜认为,重拳KO掉快播的不是2.6亿,而是“局势”与市场。除了涉及网上传播淫秽色情信息,还有侵权盗版被罚。快播的盈利模式,在业界并非是首创者,也不是绝后者。

压倒快播的是“局势”也是市场

整理了一些资料,跟大家回过头来看看,快播是如何从最大的视频播放软件巨头,被一步一步打趴下的!

2013年11月,搜狐视频张朝阳联合各大视频网站,公开呼吁打击盗版产业,其矛头直指快播和百度影音,并提出3亿元的赔偿。与百度发表声明表示加大力度打击盗版不同,快播在当时没有任何反应。

2013年底,在由中央四部委联合发起的打击网络侵权盗版专项治理“剑网行动”新闻发布会上,百度和快播同时被点名,处以罚款并要求其在2月15日之前自查整改。

2014年3月,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接到投诉,经查证发现确定快播公司未经许可,通过网络传播腾讯已具有信息网络传播权的《北京爱情故事》、《中国好歌曲》、《辣妈正传》、《中国达人秀》等24部影视剧作品,将近1000集,非法经营额8671.6万元。

注:腾讯和快播同样扎根于深圳,对于视频业的后起之秀,腾讯不可能不关注快播,何况快播还是腾讯视频的强劲竞争对手。所以对于快播的死,市场判断最多的缘由是腾讯复仇,因为此前市场传言腾讯想收购快播被拒。(360投资快播,腾讯投资需360同意,这结果想想也就懂了。)

2014年4月17日,快播宣布将关闭QVOD服务器,停止基于快播技术的视频点播和下载,清理低俗内容与涉盗版内容;同时启动商业模式转型,外界对此事的解读均与近期严峻的扫黄打非“净网”行动有关。

当年6月,该局对快播开出2.6亿元“天价罚单”。

而根据有关法律规定,快播公司应在15日内缴纳罚款,逾期不缴纳的,每日将按罚款数额的3%加处罚款,也即780万元。

快播CEO王欣是个怎样的人?

说句老实话,萧夜个人对于王欣的为人还是比较佩服的,如今他身陷牢狱之灾,只能说是时机不对,是跟的人不对。

王欣曾在朋友圈发布一份盒饭的照片和疑似挡住面部的自拍照,说“慢慢的明白了,戴三百块的表和三百万的表,时间是一样的,喝三十块的酒和三万块的酒,呕吐是一样的,住三十平米的房和三百平米的房,孤独是一样的,现在好像明白了,内心真正的快乐,是物质世界永远给予不了的……抽10块的烟和抽100块的烟一样得肺癌,坐头等舱和坐经济舱失联了一样都回不来。”

王欣在那个时候遭遇的危机似乎不止是事业危机,还有情感方面的危机。2013年10月的国庆假期,王欣是在汕头的南澳岛度过的。

10月3日早晨,王欣发布了一些破啤酒瓶的照片,他写道“我爱你。从此我们有了距离,没有你的夜我一个人买醉,这样的夜不知道有多漫长,也许相见不如怀念,也许距离真的会美。”

次日凌晨,他又在朋友圈写道“炊烟起了,我在门口等你;夕阳下了,我在山边等你;细雨来了,我在伞下等你;叶子黄了,我在树下等你;流水冻了,我在河畔等你;我们老了,我在来世等你……”。

10月7日,他再写道“总是在等待,以为你定会出现,黑暗里摸索着,只为一睹你泛黄的娇羞,沙沙的舞曲卷起层层的白沫,你为什么还不出现?”

10月24日,王欣似乎受到佛家的影响,他说“世上真正属于你的只有几样东西,早过的孽、受过的罪、流过的泪、花出的钱、得过的病、受过的伤、失去的人,以及由此产生的诸如贪婪、嗔恨、愚痴等一系列的烦恼……丢掉这些 属于 你的东西,你会发现,你还有一颗空灵智慧的心;你会发现,你本来就一无所有,你本来就一无所求。”

12月10日,自拍照说的文字是“如果有一天我变成流氓,请告诉别人我曾经纯真过

12月19日,他发布海钓的照片后说“为了梦想哪怕跪着走也得把这条路走完”。

12月21日,他说“如果等待我的不是春天,那就让霜寒将我冻结”。

2014年春节,王欣是在新西兰的皇后镇度过的。他和女儿一起玩耍,晚上给女儿做了炒饭和西红柿鸡蛋汤,晚上则和几个朋友一起过年。他说年夜饭全都是他自己一个人做的,但看上去相当丰盛。

而关于过年的所有文字和照片里,都没有出现他的另一半。

2014年4月18日,王欣最后一次更新朋友圈。发的是一首名为领悟的歌曲,并摘取部分歌词写道“我以为我会哭,但是我没有,我只是怔怔望着你的脚步,给你我最后的祝福,这何尝不是一种领悟,让我把自己看清楚,虽然那共爱的痛苦,将日日夜夜,在我灵魂最深处……”

快播前员工透漏,王欣在公司里似乎追求一种平等。

大家出去踢球,王欣踢替补后卫,没有人敢铲他,他却主动要求大家对他凶狠一点。

还有一次出去漂流,大家互相泼水但没有人敢泼王欣,王欣先拿起水泼大家,然后鼓励大家泼他,最终被泼得像落汤鸡。

在明知道公司会破产的情况下,还能以短信形式告知员工提起仲裁,以便在清算程序上可以优先支付补偿金。快播的这一举措,已经够对得起员工了。

到快播盗版案案发前夕,作为快播投资人的某知名大佬还游说王欣,称凭借以往的硬关系可以解决现有难题。

这位曾经在深圳农民房打造出全中国市场占有量第一的播放器之怪才,能把技术流玩转的风生水起,却在法律意识上留下一片蛮夷之地。而靠“打擦边球”来野蛮生长的快播,也终于零封了自己的江湖。这对后来者来说,算是一个警醒。

不禁让人感慨:“商场如战争,尔虞我诈,赚对钱和跟对人都相当重要。"

合作伙伴